世代漂泊大海上的民族:无户口也无政府管、恐将永无获救

这个故事在我心中,一直是个遗憾,在这之后,对于我的人生以及世界的价值观,也发生了不小的影响,但你看了这个故事有没有感觉,见仁见智。

image.png

先本那位于马来西亚东部,除了绝美的海上风景外,被称为海上吉普赛人的巴瑶族绝对是屈指一数的景观。

这些巴瑶族人呢,目前都是定区在马来西亚沙巴州的海岛、陆地周围,但是他们基本上,不上陆地生活,只将房子建在海上,又或着直接全家大小住在船上,因为他们的祖先告诉他们,他们的祖灵来自于大海,如果离开了海洋,登上陆地,祖灵的庇护将离他们而去。

而巴瑶族人的源起,也据说来自于菲律宾的南部,当时因为遭遇到政治以及宗教上的迫害,因此搭上了船一路南下漂流,就到了现在马来西亚的沙巴州。

因此这些巴瑶族人,都是没有ID、没有户口的居民,等同于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因此也无法享受教育、医疗,等政府提供相关的政策与福利。

image.png

一直到现在,政府都还会例行性的在沿岸抓捕偷偷上岸打工的巴瑶族人,然后遣送回菲律宾。

『回到菲律宾怎么办呢?不就不能家人见不到面了?』我问。

就再想办法找一艘船,南下一路漂回马来西亚啊。在我投宿地点打工的年轻女员工,颗颗颗笑着,因为这就是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遭遇到的例行公事。

就如同我上面所说的,海上的巴瑶族人没有户籍,小孩子也就不能上学,因此这些巴瑶族家庭,其中一个主要的收入来源,就是在沿岸以及深海地区,想办法打捞渔获,卖给沿岸地区度假村的观光客,包括我。那他们生活的困苦,可想而知。

image.png

更不用提,一家大小就生活在一艘船上,而且还是海上,吃喝拉撒,就全在一艘小船上解决,这样子的卫生环境,必然会造成疾病传染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当我走在沿岸地区找寻拍摄对象的时候,遇到一家子正在找寻躲在石缝间的海胆,而其中一个大约四、五岁的孩子,却板着一张脸,看起来好像是生着闷气。

image.php?url=0MBmqV9gaq

image.php?url=0MBmqVBjMR

等我拍摄完他的家人,走近一看,才发现这个男孩,整个右眼都是脓疮,右眼窝的周围,根本已经黏再一起,已经溃烂得连张开眼睛,都会造成男孩疼痛。

我告诉一家子里面懂事的哥哥与姐姐,等他们做完早上的工作,捞完海胆,到我住宿的地方来,我有一些常备的消炎药水及软膏,至少不要让溃烂再严重下去。

(我自行提供药物,不是正确的做法,但是这个对象以及所在地区,海上很多细菌及经济条件,是特殊的情况,请大家依然不要自行给予对象药物。)

等到了下午,一家子划了船到了我的旅馆。

或许是之前受过別的家庭成员尝试治疗,而造成疼痛与恐惧,男孩看我手上拿着药膏,与尝试涂抹药水的企图,开始放声尖叫,那个淒厉的叫声,在蓝天白云、游客客乘着船悠遊于海上的画面,极度不协调,就像是明明应该大家开开心心,准备观赏喜剧的影厅,却播错成了恐怖片。

image.php?url=0MBmqVGc4F

由于男孩抵抗的意志坚决,我只好将药水与药膏提供给哥哥跟姐姐,告诉他们简单的使用方式,並塞给他们一些零钱,如果有机会,请一定要去看医生。

(但是这个地方,坐快艇要两个小时才会到陆地,可想而知,他们应该不会有这个能力跟意愿。但根据陆地上的人有一个说法是,这些捕渔货的人,其实不是没钱,但就是不愿意去看医生)

离开仙本那之后,我回国内度,但是这件事情,一直搁在我的心中。

一来是这家子的哥哥、姐姐,无奈却诚恳得看着我说谢谢,让我再次体会到世上有诸多的无奈,通常由不得我们去选择,而必须无条件去承受。再来则是,这裡的人的友善与包容,让我相当喜爱这个地方,我真的希望可以为他们做点什么。

我开始在网络上,找寻有机会为他们做些什么的NGO医疗单位。

image.php?url=0MBmqVT6No

接着我锁定了一个NGO医疗组织,告诉了他们我在仙本那的经验。而对方给我的答覆是,他们愿意去,但是我必须负责把仙本那的海关关系给打通,确保医疗器材、医疗人员、目的,不会受到拦阻。

坦白说,当下我收到这个回复的时候,心中其实有千百个问号。为什么他们会认为我一个平凡的旅行摄影师,会有能力打通任何一个国家的海关?

算了没关系,应该就是我见识浅薄,组织有组织办事的方式,也因为我真的想帮助这些仙本那的人跟孩子,我继续尝试。

我透过我熟识的马来西亚商人,再联络到了仙本那区域的婆罗洲台商。

但是很可惜,答案依然让我失望,但其实这无法归咎于谁的错。

因为仙本那区域的这些巴瑶族人,其实是个连马来西亚政府都不想管理、纳入的族群、包袱。那如果医疗组织,却越级去协助这个,马来西亚政府急欲丟包的族群,那是不是不给马来西亚政府面子?又或着马来西亚政府又怎么会同意?

再来这个区域,其实发生过海盗绑架事件,几年前就曾经发生过,有一对台湾的夫妻在仙本那的度假村,可是却被菲律宾的海盗南下绑架,给绑到菲律宾去。而这类的事情,其实一直零星的有在发生。

image.php?url=0MBmqVBsG0

因此,如果有一个医疗团队前进到仙本那,必定是声势浩大、人数众多的,那是不是又更容易去吸引到所谓的海盗团体?

而另外当然还有一些政治因素,而无法让这件事情成行。

我心中除了遗憾,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在那件事情之后我也才发现,很多时候,要做一些事情,钱其实已经不是最难的事情,反而是背后的一些政治角力,以及隐身在慈善假面下有着藏污纳垢的一群人,才是最让人沮丧与灰心的。

而更可悲的是,在世界上的各个角落,还有无数个就像这些巴瑶族人一样,过着这样一辈子无法翻身、困苦日子的人,而他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做错,就只是因为出生在那里。

巴瑶族人也将像海洋上的孤船,注定继续飘着,却不知道何时能够获救。


嗨友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>
下载APP查看更多评论
精彩推荐
择一小城,有山有溪有松有柳,筑一小楼,有我有你有TA
行走在北极冰原之上的北极熊母子
汉唐文化体验馆——汉唐香府
曾是山东最低调渔村,今变身网红旅游小镇,风光不输乌镇门票免费
开业20多年一直领先的日料老前辈!
成都网红美食图鉴|必吃美食,绝对不能错过!
搭乘游轮最美礼物:收藏宫崎如血日出和最炫夕阳
川藏色须寺-庄严护法威仪 令人肃然起敬
梦乡的雪花 ~史发臣